税延养老政策十年磨一剑 专家称效果“谨慎乐观”

(原标题:税延养老政策十年磨一剑 专家称效果“谨慎乐观”)

本报记者 方海平 上海报道

养老第三支柱终于实现从无到有。

早自2008年就首次提出的税延养老险政策,最终定于今年5月1日正式试点,试点范围包括上海市、福建省(含厦门市)、苏州工业园区一市、一省、一区。试点期限一年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业内专家,多数意见为,此政策落地的最大意义在于实现了养老第三支柱从无到有的突破,而对政策本身能在多大程度上起作用则表示谨慎。一方面缴纳个税的人数本来就不多;另一方面政策本身提供的税优力度低于预期,对于缴税群体不具备太大吸引力。

探讨十年间才落地,税延养老政策面临的障碍可想而知。4月20日,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金融管理学院副教授、中国保险学会理事郭振华对记者表示,核心的问题在于不同部门之间意见难以协调,“税优力度不够很难起到激励作用,只有当时的保监会同意,财政部门和税务部门都有不同意见,加上政策也不是特别紧急,所以拖了很久。”

公平公正问题待解

由财政部牵头推出的这一政策核心内容包括,采取EET模式(即缴费环节免税、投资收益环节免税、领取环节缴税),其中在缴费环节纳税个人扣除限额按照当月收入的6%和1000元孰低办法确定(个体工商户等限额为不超过当年应税收入的6%和12000元孰低);账户资金收益暂不征税;商业养老金收入,其中25%部分予以免税,其余75%部分按照10%的比例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。

据中国第一批精算师、全民云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娄道永测算,按30周岁购买、60周岁领取、累进税率为4.5%计算,工资为7132元(上海2017年平均工资)的职工30年可少缴税1.54万;工资为20000元(超过临界值,按最高缴费水平计)的职工30年中可少缴税9万元。(没有考虑保险公司产品收费情况)

可以看出,税优力度较为有限,且收入越高的人,受惠越大。

“本质上是一种财政补贴,但有失公平,针对的就是缴纳个税的人,这一群体相对来说在社会上属于中高阶层,而且收入越高优惠就越大。”一位资深保险业人士对记者表示。

4月20日,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齐传钧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,总体而言,税延养老作为养老体系第三支柱迈出了实质性一步,意义重大;但对其效果保持“谨慎乐观”的态度,后续进一步的政策应当注意公平公正,提高对城乡居民的补贴。

郭振华则指出,基本养老压力越来越大,作为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没有发挥有效作用,这是推出税延商业养老的根本原因,通过税收优惠的方式鼓励居民自己储蓄,“现在积累,重庆夕阳红,几十年后才领取,除了通胀,这期间还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,需要更高的收益进行风险补偿,但是我国养老金投资体系又没有建立,给不到要求的收益。”

他还表示,从保险公司养老型产品的销售难度就可见一斑,正因为长期保障型养老型产品不好销售,保险公司在过去几年中一直在更改产品设计,使其更符合市场需求,也就是过去几年大卖的、具有理财性质的短期返还型年金产品。

另外,于2016年3月开始试点的税优健康险产品,由于税优力度不足、投保方式有限,其效果亦不及预期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4月底,试点一年中税优健康险共销售了69625单,实收保费1.26亿元。税延型养老险和税优健康险存在相似的问题。

娄道永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这一政策可能带来的客户养老金账户的金额相当可观,也就是税收的杠杆魅力,让老百姓形成稳健投资储蓄的习惯。郭振华也认为,虽然首年看起来规模不大,但是一旦形成,以后将持续稳健地增长。

养老问题需多措施并举

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,在针对税延养老政策讨论期间,一个焦点是税优额度上限是定位2000元还是1000元,最终版出台的政策定位1000元实际上低于市场预期。

目前国内的养老压力不容小觑。中国养老保险制度建立于20多年前,彼时人口抚养比5:1,而后持续下降至当前的2.8:1。公开数据显示,2006年以来城镇基本养老保险收支缺口不断扩大,且存在个人账户长期“空账”运转、部分地区收不抵支等情况。如果将2015年和2016年各级财政补贴的4716亿元和6511亿元资金剔除,基金收支差额仍为负。

作为养老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,据民生证券研究报告,截至2016年底,全国仅有7.63万家单位、2325万人参加,分别较上年增长1.1%、 0.4%。2016年末,企业年金基金累积结存11075亿元。总体来看,企业年金参保人数仅为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参加人数的8.36%,对于第一支柱的补充作用有限。

内容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图片影像皆为网络搜集整理,如有侵权,请联系站长删除,谢谢合作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qxiyanghong.com/yanglao/2018/0803/7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