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外桃源南伊沟 带你走进神秘的珞巴族

【老年游 旅游达人】摘要:来到南伊沟仿佛置身在桃花谷之中,南伊河的两岸,田间村头到处都是绚烂的桃花,这些桃树都是自然天成随意生长的,没有人工的雕琢,虽然花色不是太艳丽但肆意奔放。这样不加修饰原始的美,深深地吸引了我们,这才是我要看的桃花。

 

  "若有来生,愿做一株桃花。为你一生一世绽放,许你三生三世繁华。婉转温柔,荡气回肠,醉卧十里,情深不渝!"......再次去林芝或许是为这首诗,也或许是去年在大峡谷的"情比石坚",遇见的那棵顶开巨石的桃树,当时就在想若是来年桃花盛开之时,她会有多美?被桃花簇拥的大峡谷是否就是仙境?

 

  这个愿望在今年春暖花开之时,越发强烈,直至4月11日不能再犹豫了,一张机票直飞林芝......一路上还在担心是否来晚,赶不上花期了,快接近林芝机场,就迫不及待的拿出相机开始拍了,当这片春色图呈现出来时,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。

 

  下了飞机就直奔南伊沟,南伊沟位于西藏米林县南部的南伊珞巴民族乡境内,因与“麦克马洪线”接壤,所以很少对游客开放。南伊沟距米林县城有20公里,有“藏地药王谷”之称,传说藏药始祖宇妥·云丹贡布曾在此地炼丹并行医授徒,沟内生态保护完好,平均海拔2500米,被誉为“地球上最高的绿色秘境”。

 

  来到南伊沟仿佛置身在桃花谷之中,南伊河的两岸,田间村头到处都是绚烂的桃花,这些桃树都是自然天成随意生长的,没有人工的雕琢,虽然花色不是太艳丽但肆意奔放。这样不加修饰原始的美,深深地吸引了我们,这才是我要看的桃花。

 

  “清流扰幽谧,古村在山间。白云连雪岭,彩虹戍花田。蹊径多鸟迹,深林少人言。净土息尘事,此间是桃源。”这是诗人王心鉴对南伊沟的幽美景色的赞赏。原始的生态,质朴的珞巴族,南伊沟就是一世外桃源。

 

  其实我对南伊沟知之甚少,回来查阅资料才知道它与著名的"麦克马洪线"是那么的近,这条荒诞不为中国政府承认的线,却让绝大部分的珞巴族(约60万)生活在印控地区,仅有2300人在山南地区,使珞巴族成为了我国目前最少的民族。而南伊沟是珞巴族的聚集地。

 

  所谓的麦克马洪线:在1914年3月份,当时任英国印度总督外务秘书的麦克马洪,与西藏地方政府代表(以武器和粮食贿赂后),背着中国中央政府在德里偷偷摸摸地私下换文,在中印边界东段沿习惯线往北100公里,划出了一条在以后40余年里仅存在于地图上的印藏东段边界线,这就是至今影响着中国西藏利益的“麦克马洪线”。中华民国政府一直没有承认过麦克马洪线,直至1940年代印度独立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这个边境问题一直都是悬而未决。

 

  湍急的南伊曲水见证这荒诞的条约,低沉着呐喊着咆哮而去......

 

  而这富饶美丽的高山草垫背后的雪山,就是所谓的麦克马洪线,山的那边还生活着众多的珞巴族同胞......

 

  珞巴族,在1959年时还处于十分落后的原始社会父系奴隶制阶段,主要靠刀耕火种好狩猎为生。更是没有文字,还在用刻木结绳记事的方试。1965年我国划分民族,本是要将珞巴族划为藏族的一个分支。但珞巴族不认同,认为他们与藏族还是有很大本质上的区别,风俗,语言也不一样,珞巴族说自己特有的珞巴语。于是根据其本民族意愿,将珞巴族划为一个单一的民族。也是唯一可以携佩刀进入人民大会堂的民族。

 

  距离原始森林栈道末端50米位置,生有一株神树,长有四种不同颜色的枝叶,开五种花,更为奇特的是树干天然生成酷似男性和女性生殖器官形状,被当地珞巴人称为“阴阳树”。珞巴人信奉的是原始苯教,重庆夕阳红,相信万物皆有灵,崇拜自然。,部落生存需要更多的人囗繁衍,崇拜生殖器官,祭祀生殖之神,便成了部落生存的一种必然活动。毎逢自己的节日,洛巴人就会在树下跳崇拜生殖器的舞蹈,以祈祷人丁兴旺部落繁荣,耕种收获狩猎成功。据说心诚者在树下敛声屏息,吐故纳新就能有滋阴补阳之功效,生儿育女之繁荣。

 

  珞巴族的传统住房是石木结构的碉房,坚固耐久且具有很好的防御功能。他们在门上或屋内的墙壁上,画有许多避邪求福的图案。而墙上挂着的动物头首,既是财富的象征,也是对猎手打猎能力的炫耀。

 

内容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图片影像皆为网络搜集整理,如有侵权,请联系站长删除,谢谢合作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qxiyanghong.com/jiankangyangsheng/1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