桐庐廊桥垮塌死伤者多为广场舞村民 桥上躲雨遇

原标题:桐庐廊桥垮塌死伤者多为广场舞村民 桥上躲雨遇难

前天晚上,桐庐县合村乡合村村琅玕自然村的20多名村民在廊桥上乘凉时,突然狂风大作,刮倒了廊桥桥顶,事故最终导致8人死亡,3人受伤。

事故发生后,桐庐县消防大队立即调派2个中队3辆车21人赶赴现场救援;杭州市消防支队指挥中心随即调派2个中队4辆车21人4只搜救犬赶赴现场增援;支队全勤指挥部随行出动。

当晚,时报记者闻讯连夜赶赴桐庐事发现场,了解救灾与救治伤员情况。

责任编辑:杨雅琳(EN051)

廊桥桥顶瞬间垮塌 死伤者多为跳广场舞村民

昨天凌晨1点半,记者赶到桐庐县第二人民医院。只见急诊室门口围了很多人,多是死者家属及村民。

桂师傅是合村人,他穿着白T恤和条纹短裤,胸口处还有血迹,左侧膝盖也多处擦伤,“救人的时候弄的。”桂师傅淡淡地说。

事发前,他刚刚从廊桥上走过。当时,天下着小雨,他才走出50多米,雨突然大了起来。紧接着,只听“轰”的一声,背后的廊桥桥顶轰然塌了。

“水泥桥还好的,就是上面的桥顶全塌了,许多人压在里面,都是认识的……”桂师傅立刻冲过去,直接用手扒开废墟救人。

不只桂师傅,附近村民闻讯后纷纷赶来救援。桂师傅和几个同伴一共抬了5个人出来,“就一个受伤的,其他都没了……”

责任编辑:杨雅琳(EN051)

“这里面大多是平常跳广场舞的人。今天下雨嘛,他们就跑到廊桥里躲雨了。”桂师傅的大姨就是其中一个。在这场事故中,他的大姨和大姨夫均不幸遇难,家属目前都守在医院。

桐庐县第二人民医院医务部主任徐慧告诉记者:“医院一共收治伤员11人,其中8人由于颅骨粉碎性骨折,伤势过重,没能救回来。另外3人意识都还清醒,重庆夕阳红,主要以手臂、肩膀、肋骨、盆骨等部位骨折为主,目前已经全部转移,分别送往杭州市一医院、桐庐县第一人民医院和桐庐县中医院救治。其中送往杭州市一医院的女子伤势最重,50来岁,骨盆骨折。”

记者了解到,此次事故的11名伤亡人员都是中老年人,没有孕妇和小孩。8名死者中,最大的74岁,最小的49岁,五女三男。

责任编辑:杨雅琳(EN051)

凌晨记者直击现场亲历者回忆事故救援

昨天凌晨2点半,记者在琅玕村村道上,看到一路都停着大型消防车。

出事的廊桥为钢筋混凝土结构,长约60米、宽约5米。桥面的桥廊为木质瓦片搭建,离桥面约3米高。记者抵达时,廊桥已被警方封锁,技术人员正在现场勘查。

村民说,桥底下的河名叫后溪。后溪东西走向,一半已经干涸,另一半的水流比较湍急,站在岸边能听到水声。桥廊东边的柱子横压在桥面上,西边的柱子已翻入溪里,散落一地。

数名消防员带着搜救犬,在后溪的上下游进行二次拉网式、地毯式搜救。为避免在搜救过程中伤及被埋村民,消防官兵坚持徒手从堆积的木头、瓦砾中翻找。

责任编辑:杨雅琳(EN051)

小方今年33岁,在杭州工作,父母是当地村民。听说廊桥出事后,他立即联系了家人。“我爸妈平时喜欢去桥上乘凉,确认他们都平安后,我才放下心来。”但他还是决定回家看一看。凌晨,他回到了村里。

“我刚刚得知,桥顶垮塌时,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的父母刚好在桥上,二老最终没能抢救回来。”小方望向桥面,眼里布满了焦虑,手上握着的手机屏幕还亮着,“我联系不上他,多希望这个时候能陪陪他!”

55岁的姚炳秀,管理着一间离廊桥100米远的老年活动室。在救援现场,姚炳秀告诉记者,在这场事故中,她失去了最好的姐妹李大姐(化姓)。

姚炳秀和李大姐经常在一起打牌、跳广场舞,感情很好。回想起几个小时前的噩梦,她仍觉得胸口发闷,双腿发软。

责任编辑:杨雅琳(EN051)

“晚上7点半左右,村子里突然刮起了大风,我去关活动室的大门都关不上,还被弹开的门撞倒在地。”姚炳秀撸起腿脚,给记者看她当时摔倒时小腿磕出的伤。

风刮了没多久,门外跑进来几个人,喊:“不好了!桥顶塌了,好多人被埋了!”

姚炳秀说,当时听到这个消息,活动室里的人不约而同地往外冲。这时,屋外的小雨变成了豆大的雨粒。

姚炳秀也跑了出去,来到桥前,她惊呆了:“桥顶的柱子全倒翻了,桥面一片狼藉,很多村民已经在徒手开挖救人,边挖边哭。”

李大姐就是姚炳秀亲手从废墟中拉出来的,当时满脸是血,处于昏迷状态。随后,姚炳秀又帮忙救出了一位村民,也是一动不动了。

姚炳秀害怕了,她瘫软在路边。过了一会,一辆辆鸣着警笛的消防车赶到,消防官兵牵着搜救犬冲进现场……

只有190户、644人的这个自然村,这个夜晚注定无眠。

责任编辑:杨雅琳(EN051)

桐庐县通报灾情记者现场提问

昨天上午9点半,桐庐县召开第二次新闻发布会——

事故发生后,桐庐县委、县政府立即启动应急预案,各单位应急救援和处置工作随即展开。

内容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图片影像皆为网络搜集整理,如有侵权,请联系站长删除,谢谢合作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qxiyanghong.com/guangchangwu/2018/0811/7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