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下广场舞大妈 当领队一次赚50万

  “一亿大妈,万亿市场。”

  当年那些想赚大妈钱的创业者们,现在大概都赔得不想说话。

  给大妈们做硬件的大福平板电脑,去年已经转型电子硬件研发;

  想让大妈们直播中老年精彩人生的App,现在要么不更新,要么就是转型普通直播平台;

  想以广场舞视频为切入点做电商的,发现大妈们视频看得很起劲,但就是不买东西……

  大妈们到底有钱吗、会用互联网花钱吗?根据阿里数据,50岁以上老人的余额宝人均存款近7000,比平均值高出3000元;亚马逊中国的报告中,“单笔花费在5000元以上”的消费者中占比最高的就是60岁以上人群。

  说起来,赚大妈钱这件事,还是得靠大妈们自己。

  50万的生意

  2015年8月,九江的张大妈和队友每人花300元赴港参加中老年广场舞大赛。十几支队伍轮流在不到十平米的小舞台上表演之后,主办方给每个队伍都颁了奖。之后的5天里,重庆夕阳红,张大妈们基本在商场和购物点度过,并被强制消费。

  2015年10月,泰安某广场舞队被带到香港参加国际艺术节,整个过程中一支国际队伍都没有见到。赛后,老人们被拉到珠宝店,36人共被迫消费十多万元,且2040元买的吊坠回家就直接断了。

  类似的新闻还有很多:荆州大妈赴港参加“首届金通杯艺术交流大赛”,被“软禁强制购物”;江西大妈参加“香港金紫荆国际广场舞大赛”,花几万块钱买到塑料做的假玉石;上海大妈在香港参加广场舞比赛,花一万多买了只值千把块的金手链……

  让广场舞App们根本赚不到钱的大妈们,怎么这会儿这么好骗了?

  这些社会新闻往往会把大妈们当作一个整体,却忘了在广场舞队伍中有一位灵魂KOL:领队。

楼下广场舞大妈 当领队一次赚50万

  2016年4月,杭州的广场舞领队吴大妈,在跳舞间隙被一位自称“小钱”的女子搭讪。对方邀请吴大妈带舞队到参加广场舞汇演,吃住交通全包,事后还发微信说“男男女女都没关系的,不会跳也没关系”,“人拉得多就回报一个大红包”。

  这种领队和商家之间的生意,往往只有拒绝了的人才会出来讲;没有拒绝的那些,要么是真的自己也被骗了,要么是假装自己也被骗了。

  西湖莉莉舞蹈团有200多人,只要团长管莉同意让商家在她们跳舞的地方摆台,或者进微信介绍自己的产品,自己再说上几句话让大家关注,就能得到上千或上万元。

  甚至一家深圳的演艺公司,想让管莉组织舞队去深圳表演,答应每带一个人过去就给她500元提成,如果能组织上千人的团队就一次性给50万。

  当然,这些管莉都拒绝了。

  那些没有拒绝的领队们,在圈儿内被叫做“舞头”,赚钱模式宛如收钱写软文的KOL。

  要说广场舞大妈们对身边领队的崇敬和信任,怕是比粉丝们对网络KOL的认可度高多了。

  那些道行深点儿的舞头,不仅能赚到大妈们的钱,甚至能让大妈们上赶着想让自己有资格被骗。

  600万的骗局

  要说道行最深的,大概是曾混迹北京王府井教堂广场的张依女士——她当初在两年内,从30多位大妈手里拿到了600多万元。

  当年,张依的舞团从几十人渐渐发展到五百多人,且等级森严:站得越靠前,地位就越高,不仅能获得张依发的小礼物,还能和张依一起吃饭搓麻将,甚至还有机会被张依骗钱。

楼下广场舞大妈 当领队一次赚50万

  一开始,张依跟队员要钱的理由是合伙做生意、当股东;后来,是自己朋友的女儿在美国撞了人,得赔钱,之后又说那个孩子被抓了需要赎人;再接着又变成卖惨,哭着说自己的孙子早产求募捐、自己的儿媳妇难产大出血得住院、孙子身体不好得看病……

  队员们有多信她呢?为了给张依钱,有人把股票亏钱卖掉,有人去当铺当掉自己的金银首饰。她们甚至认为被张依借钱,是一种被信赖和自己人的象征,而且要保密自己和张依之间这种私下的亲密关系,闷声发大财。

  2年,30多人,600多万。

  什么概念?广场舞大妈们的财力,你根本想象不到。

  相比之下,那些只是跟队员每个月象征性收几块钱或者几十块钱的,可以说是领队中的天使大妈。

内容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图片影像皆为网络搜集整理,如有侵权,请联系站长删除,谢谢合作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qxiyanghong.com/guangchangwu/2018/0713/468.html